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纪中展 > 创业要做野孩子,别做坏孩子和好孩子,当然更不要做倒霉孩子

创业要做野孩子,别做坏孩子和好孩子,当然更不要做倒霉孩子

最近一个时期,股市涨跌引发的C轮死和A轮死,以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、互联网+等话题等引起的一系列关于创业环境的相关话题在逐渐发酵,已成了企业界最为关心的大事。

最近很多人都在问老纪,现在适合创业吗?

这个话题怎么回答呢,适不适合创业不是时间而是你,也就是说你适不适合创业!

但回到大环境吧,说句老实话,如果要从大历史的角度来看,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社会环境较之过去已经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,可以说政策更宽松,环境更好。

在过去(也就是倒退20年前),因为做企业掉脑袋、吃牢饭的情况不鲜见,但现在绝对不会有这类情况出现(即使是山西煤改,或者互联网公司被关停,也不会祸及自身的生存权)。

当然,我们不是已经满足了,我们也认识到政府的举动完全可以在柔软一些,再公平一些,但仅仅发牢骚和简单对抗是没有用的(我们做企业的目的是商业成就,而不是要做人权斗士,维权高手),需要不断的有智慧的去推动,让社会整体再进步一些,政策再宽松一些,环境再好一些。

60年代出生的那批人,是想争取一次失败的机会,而80年代出生的这批人,是争取一次成功的机会,当然对于90年代这群人就更有意思了。对于60年代出生的那批人,是顺应环境的,只要能让我干事,我克服环境,80年代出生的这批人,是不屈服和顺应于环境的,他们更多的是强调公平和改造环境。

60年代的人羡慕80年代的人生存环境好,80年代的人羡慕60年代的人钻空子的机会多,但环境已经发生变化,我们在同情被死亡的企业,面对这种情况鼓与呼时,是不是还要思考一些被死亡企业之所以被死亡的原因。

很多时候,我们为了成功的快速一些,是不是走了很多灰色地带,是不是背负了很多原罪,我们敢拍胸脯来担保自己的自律性,我们是否真正做到自己过得硬。

而且,我们除了具有商业敏感,专心做企业之外,是否还具有对政策的研究和敏感性,毕竟在最开放的社会和行业里还是有红线的,我们是否具有柳传志那种拐大弯的智慧?

曾经有好孩子、野孩子、坏孩子的理论。

把很多已经出事的企业家归为坏孩子,比如黄光裕等等,也把很多敢于寻找市场空隙,打擦边球的企业家归结为野孩子(并且认为野孩子才能成事),而对好孩子总是觉得过于文弱。坏孩子一定会被打死的;野孩子一定会经常被打的(甚至被打死),虽然他有时能占到便宜;好孩子不一定是书呆子,走正路不一定走得慢很艰难,但这是最没有风险的。

只有具有充盈生命力的创业者,才是伟大的创业者。不要叽歪,要振作。一切要靠自己,做企业更多的不要看天吃饭,更要自己流汗。不要总在抱怨国进民退,互联网大整顿,如果你自身过硬,那这次对你来说就是机会,不然就是死亡。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