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纪中展 > 7年前,老纪说经济危机对年轻人创业是利好

7年前,老纪说经济危机对年轻人创业是利好

老纪商业评论 ID:laojiv5

7年前,老纪和创业家董事长牛文文有一个对话,那时正是经济危机,创业也没有今天这么火热,我们说经济危机对年轻人是利好,因为每次经济危机都是教育和创业的机会。今天读来还饶有兴味,那个时候老纪三十出头,如今奔四了

对年轻人来讲,永远都是只有危险的时候才有机会,只有危险的时候我们才有颠覆的可能。年轻人有激情,有热情,有想法,有抱负,但是他们缺乏机会,危机来临的时候就是重新定义商业规则的,重新更新商业环境的机会。

  我最怕的竞争对手是那种如影随形跟在我后面的那种,我跑一步他跑一步,但目前没有。不过从创业角度来讲,我是觉得创业是让一个人越来越傻的过程。以前我不记得牛老师你记不记得,当时你跟我说,聪明人就干一件事,那时候我同时干好几件事。

  创业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不去管周围人说什么,就专注于自己干的事,每天琢磨细节。实际上,创业除了让人逐渐变傻以外,还有让人逐渐去关注大事到关注小事。我现在每天干的没有特别多激动人心的事,我现在就是热衷于看大事做小事,最后干365件小事就堆成一个大事,创业就是把无数小事做好汇聚成一件大事的过程。不是说我们不看大事,我们看大事干小事,最后把小事干成大事,这个是我们体会比较深的。

  我们是快决策,快调整,快发展。比方说一件事情我们总裁办十几个人开个会,决策一下,这个事就晚了,就是快决策,快调整,不要去想那么多,我从来不去跟别人做太多商量。就是你相信我,相不相信我?相信我,就按我说的办,做错了再调。我有的时候可能出的主意听起来是很臭的招数,你也不要去管,前面哪怕是沼泽地,你也往前走,相信也是生产力。就怕犹豫。

经济危机对年轻人是机会

牛文文:各位新浪创业频道的网友大家好,很高兴大家一起来分享“老牛创业谈”这个新栏目,第一次我们就请到了我熟悉的一个著名创业家纪中展先生,他是新鲜传媒的创始人,CEO。新鲜传媒是一家非常新锐的一家新的传播渠道的一个好公司,纪中展本人也是对我很熟悉,我们曾经是同事。今天,在这个经济非常低迷的时刻,在大学就业趋势非常严峻的时刻,在中国的经济和全球经济都比较危机的时刻,我们一起来谈一谈关于创业的很多问题。还是让我们纪中展谈一谈自己。

 纪中展:新浪的网友大家好,我是新鲜传媒的纪中展。很高兴在这里与《创业家》杂志的牛文文老师,以及各位朋友谈创业,说新鲜传媒。新鲜传媒可以用2句话说清楚。新鲜传媒首先是校园营销专业机构,从04年开始就专注于校园营销,帮助企业在全国校园进行品牌和产品的推广服务,在最近我们也开设了针对个人的业务“新鲜会”。新鲜传媒还是覆盖全国高校的跨媒体平台,我们搭建了一个覆盖全国高校的跨媒体平台,形成一个整合性的媒体,深度影响中国的2700多万在校大学生。

 牛文文:这是一个非常有未来,非常有活力的人群。要不我们就从这个人群谈起。

纪中展:好,没问题。

 牛文文:全世界每次大的经济危机的时刻就会迎来社会转型。经济转型及转型的中坚就是年轻人,以大学生为主的年轻人。在上世纪80年代美国石油危机的时候,那么基于互联网的那一代美国人,比尔•盖茨那些人在硅谷创办了一系列的公司,微软、谷歌,甚至像联邦快递,这样的一些公司都是在那个时代出现的。当时的主流是大学,高校,高校的好多创新成果在大学被应用上了。日本在上世纪90年代时候也是这样,大公司受到了很大的挫折,但是年轻人就没有办法就业,所以就只好走上街头,没有造反,去寻找一些创意的创新的东西。日本的手机文化非常发达,日本的漫画文化非常发达,日本基于年轻人的内需消费的文化很发达,所以日本失去了十年,但是年轻一代没有去加入大公司去创业了。韩国也是,在90年代金融危机以后,大公司倒了一半,结果那些年轻人基于宽带,基于靠宽带去做网游,然后去做医院,去做那种演艺世界。所以韩流把大公司又救出来了。所以我是感觉每次大的经济危机的时刻大公司很难过,但是年轻人很高兴。上次好像谁说,总算危机来了,我们没人管了,我们在街上,我们可以重新开始。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,不知道你新鲜传媒注意到没有?

纪中展:对于年轻人来讲,永远都是只有危险的时候才有机会,只有危险的时候我们才有颠覆的可能。年轻人有激情,有热情,有想法,有抱负,但是他们缺乏机会,危机来临的时候就是重新定义商业规则的,重新更新商业环境的机会。对于新鲜传媒来讲,每个季度每个月都有很多事情发生,我在给董事会写述职报告的时候,我说为什么我们的业绩比去年百分之几百的增长?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我是感觉什么呢,只有危机的时候才会让你感觉到更刺激。对于创业来讲,如果钱足够,然后一帆风顺的情况下,我估计这个事,这个行业,包括这群人都起不来,有危机的时候才会更刺激,才会让我们去思考去行动,做更多有创意的事情。

新鲜传媒走过的几年肯定会碰到一些危险的事,不过这很有意思。比如说面对竞争,每个时段都会有新的进入者来竞争,我是这样想的,我就是一个跑长跑的,我不断跑,所能做的事情就是调整呼吸,控制节奏,让自己跑的很高兴,这时候周围人可能会说有人超过你了,你不用担心,不用管他们,自己往前跑,超过你的人肯定在前边歇着呢,你不一会就可以超过他。长跑的事有的人非得按短跑的速度超过你,那没用。我最怕的竞争对手是那种如影随形跟在我后面的那种,我跑一步他跑一步,但目前没有。不过从创业角度来讲,我是觉得创业是让一个人越来越傻的过程。以前我不记得牛老师你记不记得,当时你跟我说,聪明人就干一件事,那时候我同时干好几件事。

 牛文文:那时候咱俩是同事。

纪中展:您当时说真正的聪明人就干一件事,确实是这样。最早我特别喜欢别人说我聪明,别人说我聪明我特得意,如果别人说我不聪明就很沮丧。自从创业以后,尤其做新鲜传媒以后,我发现我现在逐渐的让别人感觉,很多人会第一眼看到纪中展说,纪中展有股傻劲,这个时候我很得意了。从原来的活心眼,现在变成一个实心眼,就是一门心思去干一件事。创业就是两耳不闻窗外事,不去管周围人说什么,就专注于自己干的事,每天琢磨细节。实际上,创业除了让人逐渐变傻以外,还有让人逐渐去关注大事到关注小事。我现在每天干的没有特别多激动人心的事,我现在就是热衷于看大事做小事,最后干365件小事就堆成一个大事,创业就是把无数小事做好汇聚成一件大事的过程。不是说我们不看大事,我们看大事干小事,最后把小事干成大事,这个是我们体会比较深的。

牛文文:真是刮目相看,我本人最近也成为一个创业者,也开始创业,所以纪中展讲这些事情,他是我的老师。在媒体行业里面我比你早走几年,所以我可以当你老师,但是在创业这件事上,纪中展是04年,我今年才开始创业,他讲这些东西的确很有意思。创业大家说它是和平时期男性最大的游戏,或者最大的战争,创业是对人性磨炼最多的事情,你要面对那么多不确定性,你要面对恐惧和贪婪,那么多复杂想不到的事。纪中展怎么看竞争对手?流星不可怕,老追着你如影相随的比较可怕。对自己来讲他是从聪明到傻,你过去一直是个八面玲珑的人,如何让人家看见你,你看看马云他们的脸,他们都不是把聪明外溢在脸上,经常让人感觉大智若愚,他的微笑让你觉得好亲切,他很老实。

 纪中展:让人有一种相信的感觉。

牛文文:实际上他的内心非常精明,非常执着。你讲从聪明到傻是人性的改变,悟到的事情。我们注意到,最近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,整个创业一代的新领袖,马云、牛根生、江南春,在这个冬天来临之前,就分别碰上了一些问题,有的是一些所谓的道德问题,,有的是一些商业上的问题。不管怎么讲看来是一个危机了,《创业家》杂志刚做了一期特别报道,“新领袖的危机”。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个创业偶像群体的危机?很值得分析。现在中国这一代新的创业者基本照着他们这几个新领袖的样板走的:要找一些投资,要找一个好的商业模式,要有一个短期冲刺的计划。你现在脑子里想的是传统的,还是这样的新领袖,是怎么个偶像?你刚才讲到了很多,没讲到偶像。

 纪中展:实际上如果说商业偶像的话,就是我一直比较崇拜王石,和他有过一些接触,比较崇拜他。

  牛文文:讲讲。

纪中展:实际上他有几点,第一,很正,他虽然给人感觉。

 牛文文:感觉很另类,实际很正。

纪中展:第二,他见过钱,然后放过钱,最后赚到钱。包括像我这个公司,实际上我是新鲜传媒的小股东,实际上我也可能拿到百分之百的股份,但是为什么没选这个?就是公司做大和自己能得到多少的同时,我选择让公司做大。实际上王石的很多精神,我是一直很崇拜的,对他很多事情我一直想学他那种神,就是想不断的去接近他,不敢说去超过他,要不断接近他。

 牛文文:你说的创业者心中都会有偶像,和平时代大家都这么来的。你选王石我很意外,你刚才说到他一个处理跟自己公司的关系,另外一个其实还有很多没说到的地方,王石这个人很大程度上是个长跑冠军,他经历了三次大的周期。大的周期,这次是比较凶险,但是他可以安全度过。王石是长跑英雄。

 纪中展:这个确实是要学习他的。

牛文文:他经过的,见过的应该比较多。早期换股东,跟政府管制的关系,很多,我想一个接近60岁的人,能够那么智慧的处理公司和政治的关系,处理自己和公司的关系。当然这个,因为他有活力,所以他老会有一些大家看上去不和谐的地方,但是一个太老成的人,公司可能就没那么大冲劲了。今天我们是聊自己,也是聊创业者。我们特别想把这两代人三代人沟通起来,以创业的尺度来衡量的话,人人都是平等的,只不过你早一点,我晚一点,成就大小不是主要的,我觉得创业者就是早晚而已。你创业的标杆衡量,只是说“今天你创的没有”?就这么一句话,如果你今天没创,前面人就是你的老师,如果你创了,你就是后面人的榜样。对创业来说没有大小,假如是游戏的话,你开始没有最重要。所以到底年轻一代创业者中间,哪些人的哪些东西值得学习?是根据时间不同而来得。在你创业早期,我们说江南春是你的偶像,甚至为江南春创业,有没有这样的想法?

加入创业团队初期不要考虑名利

纪中展:我一直觉得在中国,要去找一个很好的事情去做,新鲜传媒所关注的大学生市场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。我是一个喜欢创业的人,我不太喜欢在大公司做。包括新鲜传媒发展到200人以上,我就会选择退出。我不太喜欢那种比如已经功成名就的感觉,我特别喜欢从零到一百人的过程。

 牛文文:你非常像硅谷的职业创业家,你创办一个公司,然后做到一定程度赶快交给一个职业的人或者更大的公司再去创。

纪中展:新鲜传媒现在有60多个人,一年营业额四千多万,我们计划明年能达到150人,今年开始逐渐规划我们的管理团队,原来新鲜传媒就我一个人,整个公司围着我一个人,比如有这么一个事,我琢磨一下找几个人,搭配起来。我们今年要逐渐组建管理团队,到明年我们会重新寻找CEO,也许到2010年我就不做了,我去干自己喜欢的其他事情,这个可能是等这个公司做到一个亿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公司带上市,我不想做这个过程,我把它做到100个人,证明这个商业模式是成立的,我过瘾了,就可以了,然后我关注这个公司就可以了,然后我去做下一个东西。

 牛文文:这真跟王石一样,不断去爬山。其实创业公司最难的两件事,一个是钱,在中国今天创业不可能像早期第一代一样,5万、10万就可以。总是要一开始就融资的。第二就是人,尤其中国有本事的人还很难说去一个创业公司,一个小公司,基本上经济危机到这个程度,大学生就业这么难,但你让他到一个创业公司却是很难的事。第二个我想问你,什么样的人适合到创业公司的?这个人来了以后,他要寻找一种创业的感觉,比如你会跟团队说我们是一个小公司,但是我们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,我们是在创业。那些人会不会认为是,我没有股份,我是跟你在创业吗?什么才叫适合创业公司的人?怎么找到这种人,就像华为的标准“一贫如洗,但胸怀大志,小地方出来,但是敢到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去”。这两个看起来是矛盾的标准,导致华为的团队里面,八万人,有六万人是70后的人。他的管理层里面很多都是30来岁的人。我现在最苦恼的问题,这是一个实际探讨,你怎么能找到那些有志青年,愿意跟你一起创业,还不觉得我没有分享到公司的股份,是不是有股份才叫创业?

纪中展:怎么说呢,实际上就是做一个公司,一般像我做新鲜传媒,一开始我考虑这个商业模式是不是成立的。一规划,比如中国有多少万人,这个是一个大市场,有没有细分。比如江南春的分众是做白领的,那成为白领之前呢?我就是做成为白领之前的这些人的,中国每年有1/4的大学生要更新一下,成为白领了,几百万的年轻人成为大学生,每年有5%的递增,人群是够了。看消费潜力,这群人实际上有三种消费能力,一种是现实消费能力。一个大学生在校一月要消费574元,一年消费的金额就很巨大了。

 牛文文:市场是不是能开发,这个也是一个问题。

 纪中展:再一个他对家庭的消费,中国人都是为孩子活的。

 牛文文:你刚才说的愿景,你用愿景忽悠,怎么让那些人跟你在一起。

  纪中展:我说同样的话吸引那两批人,一方面是给钱的,一方面是参与其中和我一起创业的。我们公司60来个人,三年以上的很多,公司里很多人都是我的网友,我一般不太喜欢正式招聘,我一般会在博客上写招聘启事,写我的一些对创业的理想,我对新鲜传媒的进展的汇报等等,喜欢的人就加我QQ,我现在用5个MSN,6个QQ,上面有很多人。我一般会从这里去挑选人。我的要求就是2个:1、他喜欢这件事;2,也比较喜欢我。就是他能忍受我的坏脾气,我是一个非常神经质的人,然后是善变,爆脾气 ,他能容忍我。

 牛文文:所有的创业者都差不多。

  纪中展:他来之前他就知道,纪中展就是这么一个德性,还继续跟他干活,高高兴兴的。包括跟我最亲近的人我骂的是最多的,他必须符合这两个条件。第三个,他必须有足够的热情。而且怎么测试这个人喜欢新鲜传媒?我面试一个人面试三个月,如果三个月以后他还愿意来我这儿,那他就足够OK了,然后再符合其他几个。我不太喜欢比如在大公司有很多资历的人,一般像我们公司30岁的人也就三个人,另外两个都是跟公司三年多的,但都是20多岁加入公司的。招的人就得一,喜欢公司,二,忍受我。比如像从一个人到一百人,创业者对公司老板的个人能力需要很强,这些人周围的人一定是愿意跟他在一起,等到100人以上再去靠制度管理人,现在完全靠,比如我跟他的这种关系,我跟他的这种感情,对他的感觉合不合适。像我们公司的同事工资都很低,有很多人挖他们,他们都没有走,他们觉得在这里呆着习惯了,适合了,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股票分享。

 牛文文:你刚才讲找到这种人是特别重要的事情,创业公司很多情况下用人跟大公司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你刚才讲,真的你要大规模招聘,首先你没有什么好说的。

  纪中展:他一看你那门口他就够了,那边是国贸,你这边是一个平房,你想一个大学生刚毕业,充满憧憬,一下看到一个民房,脏兮兮的,卫生间也坐着人,他不敢进来的。

  牛文文:一方面是国家就业形势非常严峻,年轻人都想着创造一个未来。另外现实就是这样,大家都选择舒适、稳妥的。当年陈天桥说的,很多人说如果当年我们有机会在复旦门口跟你一起吃烤串就好了,可这又是我第二次创业了,但是很多人离开我了。公司怎么找有创业气质的人,这是中国社会的大问题。你能否加入到一个创业团队里去,这个很重要。

  纪中展:因为刚到一个大公司,跟小公司差别比较大,待遇,父母对你的期望,包括我们公司没有正点下班的时候,早上9点半来,晚上一般11点走,有几个小男孩没有机会找女朋友,内部发展又不合适,不好意思,还是一个人。我经常跟同事们谈,也不是洗脑,我就跟他讲,你刚毕业这五年很重要,你选走什么路很重要。你在小公司,你有可能五年之后还是一贫如洗,但五年之后你也可能成为亿万富翁,就看你选择什么路,跟谁走。选择什么人走,他看我这个人,比如我是不是能够跟大家分享的人,是不是能够说到做到的人,包括我们公司在工作三年以上的人他就会感觉到,公司确实不停在增长,我们05年还是100多万,06年我投身进来做还是100多万,08年现在四千多万。他感觉公司的成长比个人成长跑得快,这时候个人的成长就更快速成长。

 牛文文:跟你时间长的人?

  纪中展:他们这么说。

牛文文:你有没有副总?

 纪中展:有两个,都是公司三年以上的,一个在上海,一个在北京,基本上一些事情他们来管。我们都是年轻人,都是心怀很开阔,他们也愿意,我们现在是什么呢?这些同事我是感觉,第一忠诚度很够,在创业时期,相信很重要。因为创业的时候,有可能会走很多弯路,我一定保证什么呢?不一定这个人能力多强,但他一定要相信我,有时候相信也是生产力,相信我的每一个决定是正确的。创业时期新鲜传媒要求就我一个声音,听我说的就可以了,不要讲太多杂音,即使我说的是错的,我们往前走,也可以扳回来。我们是快决策,快调整,快发展。比方说一件事情我们总裁办十几个人开个会,决策一下,这个事就晚了,就是快决策,快调整,不要去想那么多,我从来不去跟别人做太多商量。就是你相信我,相不相信我?相信我,就按我说的办,做错了再调。我有的时候可能出的主意听起来是很臭的招数,你也不要去管,前面哪怕是沼泽地,你也往前走,相信也是生产力。就怕犹豫。

  牛文文:这些人的名利观强不强?

 纪中展:说实在话他们这几年得不到什么东西,我想创业初期只要能把饭吃饱就可以了,不过看起来,两千和五千对一个人差别不大。比如我们公司再往后做几年,那时候两千和两万差别就大了,现在你拿两千和三千对你的生活品质没有任何帮助。

 牛文文:你有没有你的核心团队跟你谈待遇的事?

  纪中展:没有。

 牛文文:集体谈?

 纪中展:没有。

 牛文文:单个谈?

 纪中展:没有。

  牛文文:有没有因为待遇离开你的?

纪中展:没有,全都是我主动给他,这个人是不是最近买房了,结婚了,我调一调,其他时间不调,但是始终跟大家讲,最初五年不要考虑名利,考虑名利对自己发展不好,最后就是变成一个平庸的人。现在我脾气非常大,但是有的时候我想哄哄他的时候,他说没事,我习惯了,在公司三年还不知道你。

创业者骨子里要有霸气

牛文文:你创业四年了,你觉得一个公司创业期,就小公司来讲,不是大公司,创业期你感觉有没有个阶段,就是这个公司有没有过了创业期,你刚才讲可能要创团队了,可能有一些架构和中层了。

纪中展:创业期,刚开始的时候是最辛苦的,是一片混沌,招了一群喜欢你、相信你的人,但不知道怎么用他,真的是这样的。然后就觉得外面全都是机会,但哪个机会是我的不知道。这个公司04年开始,04、05、06都是这种状况,07年的时候就有一种改变,就是很多人感觉,机会很多了,但我也能看清楚了,也知道怎么弄它了,我下面的同事我也知道他能做什么了,实际上是这样的过程。到现在为止我们公司没有人力资源部,实际上什么都没有,后勤体系的整体管理就是跟我一起来的乔之栋负责,他是我的助理,也负责公司人事、行政,乱七八糟的所有东西,在新鲜传媒所有的东西不能产生效益的人一个都没有,也没有制度,什么流程、规范都不要,就是积木型的公司,我现在就要快。我一直讲,包括像公司去年,07年的时候大家问我公司方向是什么?我觉得有必要跟大家聊一聊,聚到一起告诉他们,你们不要考虑方向,我就是方向,我往哪走你就往哪走,我们就考虑目标。一个是达到3500万营业额,第二是公司要转型,不要想什么方向。后来我问大家,我说公司的方向是什么?他说就是这两个目标,对,达到这两个目标就是方向,你跟着我走不要想那么多方向,想那么多方向有什么用呢?就一个方向,跟着我走。这就是我们这个,就这么一个想法,我创业就是这样想的,创业的人,他或者外面很谦虚,但骨子里一定是很有霸气的人,你不要想那么多,我都会替你考虑。

牛文文:你刚才说骨子里有霸气的创业者,领头羊,会不会导致公司出现一只狮子带一群绵羊的状况?

  纪中展:但总比一只绵羊带一只狮子好。

 牛文文:会不会公司这时候出现好几只狮子,包括你在内,导致公司分裂?

纪中展: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分裂过,是这样的情况,就是大家根据我过去的判断,相信我是能带大家一起走。我也不断培养一些人,因为我一直想,这个公司做到2010年,做到100多人以上我也该换个地方去创业了,这时候我会有意识的找一些人帮我。而且我们公司现在业务越来越多,实际上我不太喜欢管具体的事情。

  牛文文:投资者有没有给你压力,创业过程中经常有这样的说,你是一只狮子带一群绵羊。第二,你得让你手下比你强,或者说你得有搭档,不能全是一群兵,有没有这样的压力?

 纪中展:当然有。我们几个董事老问我,你这个公司有没有几个能跟你匹配的人?

  牛文文:对,搭档。

 纪中展:有没有形成管理团队?

  牛文文:对。

 纪中展:有没有怎么怎么样。

  牛文文:还有没有说下面有没有某项特别比你强的?

 纪中展:这个肯定会有。我们的董事从去年或者前年,这个问题是永恒的话题,但是一个公司很难存在两个纪中展,在现阶段我认为我是最合适的,做这个新鲜传媒。

  牛文文:你有没有想过找一个女的搭档。

纪中展:我们公司有好几个。

牛文文:什么叫搭档?

 纪中展:我们业务太多,每一块业务我都认为你可以发展到两千万,那我就找七个人跟我搭档就可以了,不要求找一个人,找一个人还是管不过来,我们公司没有COO这个职位。

 牛文文:创业公司很难有COO这个职位。

  纪中展:因为管理层太多,意味着决策要多了,我始终要在2010年保持一个声音,我一个人做决定。但是在大的方向我可以决定,在做业务上可以很多人做决策。因为我们现在是快速,到2010年还要保持快速,不能停,只有快速我们才能发展更好,等到快速差不多才行。我们经常说,跑步的时候鞋带开了别管,只要不绊倒你,到终点在说。目前情况下不要想停顿下来整理队形。

  牛文文:你公司经常的娱乐活动是爬山吗?

纪中展:没什么娱乐活动,每天就是上班。

  牛文文:有没有过段时间带团队去爬爬山?

  纪中展:好多年没有了,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过,我是一个每天早上9点就到公司不出去的人,晚上11点才走,核心团队的人会陪着我。周六一般上班,周日大家睡觉。我是想现在这个阶段,有这种团队活动确实能促进大家的关系,但是这不是必须的。必须的是我们看到一个又一个单子成了,业务在增长,这个更有意思。


创业是颠覆过去的过程

牛文文:很受启发,今天这个纪中展聊了很多事情,实际上是非常不一样的东西,老实说我以前也没有太多的听别人讲过。创业不是大公司管理,创业是一个非常不同的一个事情。关于创业的很多东西是和一般的企业管理不同的。对常规商业而言很多对的东西,在创业上也许是不对的东西。你对股东的认识,对钱的认识,对团队的认识,对文化的认识,对方向和目标的认识,对自己的认识,这些东西你在一个大公司的教科书里面,在MBA的教科书里面,你现在做的是错的;但是你如果真按MBA去做的话,可能又做不了。

我们最后要提醒一下网友,大家有志创业的人,一定要意识到创业是件不一样的事情,不管你自己创业,还是加入创业公司,还是你去认识一个创业公司,还是跟创业公司做生意,你一定要知道创业是一件不一样的事情,不要按照常规商业的教科书,按照你所熟悉的大公司来理解创业和创业公司,如果是那样,是你错了不是创业错了。如果更多人能理解创业是一个不一样的事情,我觉得我们这个国家、社会、经济就有希望了,因为现在是一个后500强的时代,马云前一段时间说一句话,他说这次大危机以后,会出现新的商业文明。我相信每次大危机都会出现大的文明,这种商业文明有很大一部分是由现在像纪中展这样的创业者创造的。目标很重要,方向你信我就行。每一个单子成功那就是在爬山,不需要有行政部门,有很多这样的观念那完全是一个新创业文化。

我想现在中国最需要的是新创业文化,今年是改革开放30年,我们纪念30年的时候,很多人讲的是这个业绩,那个业绩,其实大家忘了起点。改革开放最重要的是当初他们五湖四海怎么创业的,今天跟昨天的创业观念有什么不一样了?这才是最重要的。我总觉得我们太成熟的商业社会,太温饱的商业社会,大家忘了我们创业是一种什么样的事情。有一个电视栏目叫《上班那点事》,我觉得我们应该在新浪办一个《创业那点事》,创业那点事就是与众不同的事,你信就开始,不信就找大公司上班。我相信将来信的人更多。假使中国,大家说中国是缺乏信仰的社会,将来假使信仰创业的人越来越多,那就会社会更好。所以我们《创业家》杂志有一句口号,“创业是一种信仰”,第二句说,“让创业者不再孤独”。大家信的越来越多,像纪中展这种独特的创业心得和理念被大家认知,你就不会感到孤独。年轻人,70后、80后、90后是否认知?是否相信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。所以我们这个创业谈第一期就来谈这样的问题,谈信仰,谈相信,谈不一样,是很好的事情。

 纪中展:我一直觉得创业是一个颠覆的过程,颠覆过去的过程,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做法。

 牛文文:我觉得现在就是一个创业型社会的出现,中国真正成为伟大的创业型社会,全世界可以叫做创业型社会的不多,除美国之外,中国是第二大。政府刚刚出台了文件,“关于鼓励创业促进就业”,是政府意识到不要让年轻人想着按部就班,你要颠覆性的去创新,你去创办一个公司,要么你加入一个创业公司。

 纪中展:实际上创业精神来讲,实际上社会也有,跟随创业者一起创业的人也要有,这种创业精神就是颠覆,不守常规,相信。

  牛文文:从无到有的相信。

纪中展:我再讲讲新鲜传媒的一些,新鲜传媒从04年到现在为止已经有四年多时间,发展还算顺利,虽然说我们经过了很多风浪,这个过程中我觉得最好玩的事情是我们公司的董事会比较团结,零损耗,他们相信我。

牛文文:我见过他们。

 纪中展:他们非常相信我,无论我做任何决定他们都同意,投票表决的时候,几乎我们没有什么投票,只要我说他们就支持我。我们团队也是,他们在三年里不离不弃,忍受很多,最初的不理解到现在的理解,我非常感谢我们公司的很多同事,跟我最近的人他会感觉到我骂他们最多。新鲜传媒到现在为止还需要很多人,因为明年6月份我们要达到150人的企业,我们现在有面向企业、个人的业务,经过我们长期不断的了解加入到新鲜传媒,希望很多人热爱新鲜传媒,热爱创业。加入新鲜传媒不仅仅是创业,也是跟着我一起创业,创业是广义上的创业,跟着别人创业也是创业。

牛文文: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个话,加入一个创业公司也是创业。我要祝福你,祝愿你,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,我也信你。今天我们俩聊的事情,在创业频道上会出现,也会在《创业家》杂志上出现。我们一定要召唤更多人成为创业者,当他成为创业者以后不孤独,有交流的平台,大家都加入到创业大潮来。感谢新浪创业频道的网友,我们首期“老牛创业谈”我自己感觉到很满意,也很过瘾,大家觉得过瘾吗?请大家留言。

推荐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