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纪中展 > 价值发现还是创造,连续创业者之殇

价值发现还是创造,连续创业者之殇

唱吧截至到现在还是移动互联网上最火的应用,没有如大家过去所想象的那样成为流星,相反它似乎已经成为天空中最善良的那颗恒星。确实如此,陈华的成功唱吧的爆红堪称屌丝连续创业者逆袭。但需要注意的是,陈华直到现在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,不论酷讯,还是唱吧。陈华是个好产品经理,但是不是好CEO还需要再次验证,毕竟有酷讯的前科,以及互联网行业里昙花一现的好产品多了去了。

我说这些绝对不是和陈华过不去,相反很佩服他的创业精神,如此乌鸦嘴是希望他在连续创业的路上能够有所成。因为如陈华一样,互联网行业有很大一部分公司的CEO们都是有过不止一次创业经历的连续创业者,他们的名片上永远都是Founder——虽然公司名字总变,他们嘴里总是冒出最新的概念,做的事情和产品总是在与硅谷同步,他们每天都在为腾讯忽然出现而忧心忡忡,他们过去的履历完整(不错的职业和创业经历,有经验有积累),目前有一个看起来不错的明星团队,以及一款看起来不错的明星产品,VC们也很青睐他们(因为他们失败过,而且之前所有的错误已经被上一家VC买过单,投他们的赢面要高于初次创业者,所以他们很容易融资),但值得注意的是:他们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过。

虽然他们渴望成功,但他们屡战屡败,这样的连续创业者,他的连续创业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早泄,或是习惯性流产,不能孕育一个健康的孩子,也不能带给同伴们(VC、追随者等)一次完整的高潮。

中国企业在过去的的30年的发展历程里(互联网行业是十多年),只有少数如联想等企业进行了世代更替,大部分企业基本上都处于创始人还在一线的阶段,这就意味着很多创业成功的创始人并没有再次创业的动力和基础,目前我们看到的连续创业者来源基本上是3大类:1、某个成功企业的创始人之一,在参与创办的企业获得阶段性胜利后,重新出来创业是希望通过主导一次成功的创业,来证明自己的成功不是侥幸;2、创业不止一次,但之前的经历都是失败,他们希望这一次有逆袭的机会;3、经营的公司被大企业收购后,不愿转化成职业经理人的,过了锁定期后重新创业的。

我非常尊敬创业者,尤其是那些创业精神爆棚的连续创业者们,但说句老实话,对上述第一、第三两类连续创业者的前景,我谨慎看多,对第二类连续创业者,我谨慎看空。当然这三类中都有成功的案例,比如第一类里的汉庭CEO季琦(参与和主导创办了3个上市公司—携程、如家、汉庭),第二类里的巨人董事长史玉柱(巨人失败后,东山再起做了脑白金,以及巨人游戏)。但这些成功的案例都不具有示范作用,因为这些成功只是小概率事件,更多的连续创业者们还在失败与成功中徘徊,以及第三类里的360CEO周鸿祎(卖掉了一手创办的3721后,又创办了360并上市),人人网CEO陈一舟(卖掉了ChinaRen后,用了1万小时后把人人网带上市)。

因为他们与张朝阳、丁磊、马化腾、李彦宏式的一次成功的企业家、季琦、陈一舟、史玉柱等成功的连续创业者有很多的不一样,这些不一样构成了他们之间的光年区别,也是他们无法逾越(或必须逾越)的的阿喀琉斯之踵。

对于第一类连续创业者,他们上一次的创业确实成功,虽然他们只是参与,但他们亲身经历了一个企业从初创到成功的全过程,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积累了人脉,资源,团队,经验,资金,当然更多的是信心。这一次他们想完完全全的主导一个企业从创办到成功的过程,来证明他们也有主导的能力,以及上一次成功不是侥幸。

我谨慎看多,而不是完全看多的的原因是:1、有了上一次成功的光环,以及随之而来的生活富足,是否有当时的动力和赌性,是否还有创业者的初心,如今归零能否有足够的心态来适应,这是非常关键的;2、上一次创业成功的经历里,他们也许更多的是主管某一领域,如今单飞,要面临的是独自当家后的所有问题一个人扛,是否具备真正控盘,领导一个企业的方方面面的能力,或者能否在短时间内能够补充;3、上一次成功的机遇和成功要素是否完全具备或者完全获取,也是这一类连续创业者需要思考的,要重新找到战场并且胜利是一大挑战。这3点是目前很多第一类连续创业者需要解决的问题,也是很多第一类创业者栽跟头的原因。

对于我谨慎看空第二类连续创业者的原因是,这些连续创业者本质是连续失败者,他们的特点是能够发现机会,也能一开始做出一个好产品,或者探索出一个好的商业模式,但他们与张朝阳、季琦们有一个重要区别是,他们很难依托这个好产品和这个好的商业模式建设一个好公司,处理好与资本的关系,管理快速成长的团队,把握公司发展的节奏,能够随着用户需求的变化而变,进一步把今天的地位构筑成明天的地位。

拉手网的吴波,15年做了5个公司,虽然不是第一个做团购的,但在第一个阶段的比拼中后发先至,融到了大额资金占据了团购网站的领先位置,但在把拉手往从一个好模式带往一个好公司的路上栽了跟头,没有把握好公司的发展节奏,没有在过程中修正商业模式,或者寻找到一个好靠山来提供转型空间,最后黯然挂冠而去,不知道他最近的新公司如何。

唱吧的陈华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。2005年底,他和吴世春针对春运买火车票困难开发了酷讯,上线3个月就融到了联创的200万美金,半年后又融了千万美金,酷讯也从最初的火车票搜索扩展出了房产、招聘、特价机票、汽车等等搜索频道,弄得当时谷歌百度都很是紧张。但2年下来,酷讯在从好产品到好公司的路上遇到了大麻烦,陈华和吴世春先后离职,就连百度百科上写的酷讯创始人都让位给了现任CEO张海军。唱吧蹿红后,我建议陈华真正找到酷讯失败的原因,不要简单归结于当年年轻没经验,不然唱吧也会在从好产品到好公司的路上摔跤。最近优酷《创业分子》我和陈华录制了一期,在对话中,我发现陈华已经成为一个好的CEO了。

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里,任何一款好产品或者好的商业模式出现,马上就会有无数个模仿者出现,而且腾讯这样的大家伙们都有随时挤进来的可能。而且市场瞬息万变,用户的需求也是动态调整,在这样的环境下好运营比好产品要重要得多了,好产品不是壁垒,好运营才是,很多时候失败都是失败在运营上了。

于第三类连续创业者来说,他们上一次创业的结局是卖个大公司,此次重新入场有些是希望能够弥补上一次的遗憾,做一个大公司;有些是享受从0到100人的过程;有些是享受一段时间的人生后有发现了一个创业的好机会(或者是硅谷又出了一个新模式)。对于此类连续创业者的谨慎看多,更多的是因为这一来在很大程度上更多的是价值发现者,难听点就是投机客,也就是说他们总有非常多的灵感,先人一步发现机会,但可惜的在发现价值后没有进一步的去创造价值、让价值增值,最后只能扼腕叹息持续创业。

大旗网董事长王定标,他连续创业6次得到IDG的5次投资,每次都能扑捉市场机会并立即跟进,但他除了目前正在经营的大旗网外,其他几次创业不是失败就是中途过早退出,完全没有享受到创业红利。而在这个层面,张朝阳就是一个价值发现者升级为价值创造者的正面例子。张朝阳1996年回国创业,到了1998年2月推出搜狐,这中间的艰辛何止15个月的黑暗前传,12年下来绝对是苦忍的历程:长期没有盈利模式持续亏损,流血上市后股价跌到1美金以下,承受多年门户老二的封号,今天又被微信和微博打了2记耳光。但张朝阳把搜狐做成了一个伟大的公司:1、在互联网风起云涌的变化中没有掉队,搜狐无论是营收还是地位还处于行业第一线;

2、矩阵式业务结构也许在将来搜狐系会有5家上市公司(搜狐、畅游、搜狗、搜狐视频、焦点网);

3、让搜狐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的黄埔军校(古永锵的优酷,李善友的酷6,龚宇的奇艺等)。

陈一舟也扮演了一个价值增值者的正面例子,他在经历过ChinaRren及之后的一次不成功的创业后,他找到了创业成功的法则:“1万小时定律”、“融足够的钱(陈一舟曾言:反正钱搞得还是越多越好,即使不需要,如果有人送钱来了,你也接着,因为需要的时候就没人给你了,有钱了就可以做更多的事)”。在尝试了2005到2008年互联网领域所有的商业模式后,用从王兴手里买下的校内网作为主体进行增值,打造了市值十多亿美元的社交帝国人人网。

从价值发现者到价值创造者和增值者,是衡量连续创业者们是否成功的一个重要标志,也是考验连续创业者人性升级的一个重要的坎,很多连续创业者们都能灵感一现的抓住很多机会,这即便是成功的企业家和成功的连续创业者也不一定抓得住的,但后者一旦抓住一个就死扛到底,直到有大成。个中秘诀,从张朝阳和陈一舟的成功经验里我们足以找到,当然不要被他们的展露的那些东西所迷惑。

推荐 0